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阡陌上的邂逅9:霧中的城堡 - 黎海華
+ 關注
2018-11-23 - 307觀看次數
回應

| 阡陌上的邂逅 9 |

| 霧中的城堡 |

「詩人的任務,是要把孤獨的凡人引領到無限的生命。他被賦與了像先知一樣的任務。」(卡夫卡)

  卡夫卡長篇小說《城堡》第一章,城堡伯爵大人招聘的土地測量員K,因迷路抵達村子時已經入夜,村子被厚厚積雪覆蓋,城堡山連影子也不見,濃霧和黑暗包圍着它。客棧因無房出租,他只能睡在店堂稻草袋上。K就此展開了和城堡長期的心理攻防戰。村子隸屬於城堡,城堡的巨影和精神意志主宰村子的人和一切日常運作。K想盡法子尋找引路人,要與城堡取得連繫,卻在外圍打轉,無法與城堡上層直接交流,只能和信差基層官員接觸。和城堡光芒相較,村莊生活顯得模糊沒有輪廓。城堡的存在影響村民思維模式、精神狀態和言行,如影隨形。在尋索過程中,K與形形色色的村民官員交往,並展開荒謬的博奕。K雖有聘書,村子卻不接納他,K的身分存疑。K在城堡與村子,理想與現實,理性與非理性,對與錯,天堂與地獄之間擺蕩。在通往城堡的小徑上K不斷跋涉,夢中城堡始終不得其門而入。考試求職者往往等到髮白才獲通知不被錄用,而任命手續又拖延至死還未辦妥。情節發展至第二十章,城堡依然可望而不可即,客棧老闆娘最後忍不住說:「你這人要麼是傻瓜,要麼是個孩子,要麼是危險人物!」

  城堡寓意不一而足:或至高權力機制,或無處不在的精神枷鎖,或門禁森嚴的法律體系。甚麼引發K鍥而不舍闖關的激情?整理卡夫卡遺作其生前密友布洛德說:城堡象徵神聖之恩。城堡的歧義性和魅力由此可知。K本着唐吉訶德精神力謀與城堡法則掛鉤,只是違反城堡秩序注定被拒。正如猶太人自律法書獲入美地的應許,受邀入上帝之城,他們歷世歷代千方百計欲以己之力搭建通天的階梯,至終徒勞。

  作家米蘭昆德拉視卡夫卡為小說詩人。城堡是卡夫卡以其慧眼洞視人類靈魂深處那座霧中的城堡,和自我對峙的城堡。城堡是他對時代的靈視和預言,也是符徵(sign)。

 

文章摘自《基督教週報》第2818期。
文章版權為《基督教週報》所有,已獲該報允許轉載。


黎海華簡介


多年從事出版社主編工作。現任阡陌文學工作室總監。著有散文集『花問』『給你,我城』『島遇』,評論『文學花園』『細緻與磅礴』,傳記小説『不爛的鞋子』等。主編雜誌:『文藝』季刊(1982-86)『阡陌』雙月刊(2014-16)。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海華小品(十八)想念河的筆 - 一場超現實的邂逅
曼娟:夏天來了,我想念河。 海華:我的心悸動,因你這一句。 曼娟:筆隨著動念起行, 一步步走到河邊去了! 海華:我就跟著你的筆前行。 想看看前面的風景, 想聽聽河岸的律動節拍。 不料遇上河岸人事, 你眷戀的故人。 曼娟:對。筆跟著心走。 海華:是意志力與時間的拔河。 是時間的焠煉與餽贈。 曼娟:時間,老化了身軀, 卻擦亮了記憶。 海華:時間使我脊椎側彎加退化, 卻擦亮了異象, 看到未來的山峰。 春樹:對我,職業作家而言, 時間,是筆刀的磨礪。 是智慧與歷練的餽贈。 曼娟:起初,筆與心抗爭。 筆,琢磨不出心圖路線, 手憤而擲筆。 筆,默然忍受主人的粗暴。
阡陌上的邂逅8:牢籠中的男人 - 黎海華
一個年輕人曾因卡夫卡在他面前替辦公室一位同事說好話,表示不滿:「對你而言,他完全是個異類,是籠子裏的一頭怪獸。」卡夫卡強壓怒氣:「你錯了!關在籠子裏的是我,不是他。不只在辦公室裏,我根本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不論我到哪裏,心裏始終有一座牢籠。」有一段時間,他下班後都在木匠那裏上課。刨光木頭的氣味、鋸子的低吟、鐵鎚的敲打聲,都讓他心醉神弛,認為世上沒有比單純的手作更美妙的事了!他也在田裏和苖圃幹活。他夢想到巴勒斯坦去當個農夫或木匠。卡夫卡骨子裏是個詩人。他願意為那無入而不自得的生活而放下一切。「我卻讓生命淹沒在辦公室的塵務裏。」
查看全部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