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阡陌上的邂逅7:閃亮的露珠 - 黎海華
+ 關注
2018-11-05 - 274觀看次數
回應

| 阡陌上的邂逅 7 |

| 閃亮的露珠 |

「我們的頭上都支撐着蒼穹,以免我們世界的瓊宇倒塌了!」(卡夫卡)

  有一回卡夫卡向一個年輕人推薦捷克抒情詩人沃克(Wolker)發表於文學周刊的一首小詩〈謙卑〉,讚賞它特別動人。

  我會愈來愈小——直到我成了地球上最微小的。
       清晨,在夏天的一片草地上,
       我伸手輕撫最小的花朵,將我的臉埋在它裏頭低語:
       我的小孩啊,沒有鞋子和衣服,天空將它的手撐在你身上
       以一顆閃亮的露珠,以免它的瓊宇倒塌。

  卡夫卡說,這首詩「以友誼和愛的語言為真理的外衣」。「我們每個人,不論是最不修邊幅的薊,或是最優雅的棕櫚樹,我們頭上都支撐着蒼穹,以免我們世界的瓊宇倒塌了。」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有份於撐起頭上的一片天,包括最小的花朵。

  謙卑的究竟是詩人,抑或是天空?詩人的溫柔,在於那張埋在花中的臉,好讓小花聽到他的低語。天空的溫柔,在於它化為一顆閃亮的露珠,讓小花明白廣袤的天空隱藏的那份晶瑩剔透的愛。小花的幸福,在於詩人和天空都願意為它成為最微小的。而且讓它相信,它能撐起一片天,瓊宇因此免於倒塌。它沒有鞋子和衣服,卻是詩人疼惜的孩子。詩人向小花透露:你身上的一顆露珠,是來自天空的手。那是支撐的力量,免於瓊宇倒塌的力量。你雖然微小,卻何等寶貴!

  相較於詩,「罵人的話是很可怕的東西。」年輕人因不肯再借錢給一個友人,收到對方一封無禮的信,罵他是蠢貨大笨牛和白癡。卡夫卡說:「那封信就像濃煙彌漫、熏得人無法呼吸的火場。每一句罵人的話,都會毀壞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即語言。話語判定生死。」

  在卡夫卡心目中,「詩,喚醒人們。詩,像禱告。」他說。

 

文章摘自《基督教週報》第2816期。
文章版權為《基督教週報》所有,已獲該報允許轉載。


黎海華簡介


多年從事出版社主編工作。現任阡陌文學工作室總監。著有散文集『花問』『給你,我城』『島遇』,評論『文學花園』『細緻與磅礴』,傳記小説『不爛的鞋子』等。主編雜誌:『文藝』季刊(1982-86)『阡陌』雙月刊(2014-16)。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海華小品(十八)想念河的筆 - 一場超現實的邂逅
曼娟:夏天來了,我想念河。 海華:我的心悸動,因你這一句。 曼娟:筆隨著動念起行, 一步步走到河邊去了! 海華:我就跟著你的筆前行。 想看看前面的風景, 想聽聽河岸的律動節拍。 不料遇上河岸人事, 你眷戀的故人。 曼娟:對。筆跟著心走。 海華:是意志力與時間的拔河。 是時間的焠煉與餽贈。 曼娟:時間,老化了身軀, 卻擦亮了記憶。 海華:時間使我脊椎側彎加退化, 卻擦亮了異象, 看到未來的山峰。 春樹:對我,職業作家而言, 時間,是筆刀的磨礪。 是智慧與歷練的餽贈。 曼娟:起初,筆與心抗爭。 筆,琢磨不出心圖路線, 手憤而擲筆。 筆,默然忍受主人的粗暴。
阡陌上的邂逅8:牢籠中的男人 - 黎海華
一個年輕人曾因卡夫卡在他面前替辦公室一位同事說好話,表示不滿:「對你而言,他完全是個異類,是籠子裏的一頭怪獸。」卡夫卡強壓怒氣:「你錯了!關在籠子裏的是我,不是他。不只在辦公室裏,我根本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不論我到哪裏,心裏始終有一座牢籠。」有一段時間,他下班後都在木匠那裏上課。刨光木頭的氣味、鋸子的低吟、鐵鎚的敲打聲,都讓他心醉神弛,認為世上沒有比單純的手作更美妙的事了!他也在田裏和苖圃幹活。他夢想到巴勒斯坦去當個農夫或木匠。卡夫卡骨子裏是個詩人。他願意為那無入而不自得的生活而放下一切。「我卻讓生命淹沒在辦公室的塵務裏。」
查看全部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