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培靈研經大會簡史 (香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前身)(作者:謝以信牧師)
+ 關注
2016-11-30 - 830觀看次數
回應

 

Alayluya編者按:也許大家不知道今天港九培靈會背後鮮為人知的歷史,在此Alayluya選取謝以信牧師編寫的『中國廣東省廣州市培靈研經大會簡史 (香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前身)』一文,見證港九培靈會歷經神的奇妙作為。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培靈研經大會簡史
香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前身
謝以信牧師
本中心顧問


一九二五年夏的某一天,由廣西梧州建道神學院來廣州的黃原素牧師,會見了廣州市賴神浸信會的羅嘯川牧師。下午兩人相約前往河南草芳上坑探望美瑞丹教會(即日後的中國播道會)的主任吳子坤牧師。歡談中,三人同感當時社會正處於學運、工潮等非基督教運動氣氛中,教會受迫逼,信徒信心冷落,主日崇拜人數有 減無增。討論結果,三位牧者共同認為若要挽救此危機,必須加強信眾對聖經的認識,開會振奮信眾愛主愛教會的心。分手前,三人同心為此事禱告,並相約各人回 家後多為此事思想,求主引導,俾能產生一有效的方法,復興教會,振奮信眾。

 


不幸的事就在一九二五年八月十八日發生。黃牧師在回程中,與鄭德音牧師、趙柳塘牧師和李達志同工一同被土匪擄去,勒索巨款。事件震驚廣東省各教會。當時雖經中、西教會人事及政府官員協助,仍無法獲得釋放,結果卻在一次極其意想不到的小插曲事件中獲得了圓滿解決。三位牧師被囚一百五十六天後,在一九二六年一月二十日被釋,安然回家。這是神蹟,是信徒同心合意禱告蒙主應允的結果。


由於被釋事件的經過頗為離奇,出人意表,鮮為人知。筆者有幸,能從各有關資料中獲悉此事件的經過,故願在此與各讀者分享。


事發前,黃原素牧師、趙柳塘牧師和鄭德音牧師三人,因事由廣州往香港與宣道會傳教士商討問題,回程時,幾經考慮才決定坐船 以策安全。不料途經南海縣九江地區時,全船被土匪所擄(一九二五年八月十八日)。全部乘客被囚於番禺縣境內的「新造天河堡禮村」的賊巢中。當時教會人士除 上述三人外,尚有一位同工李建志。賊首張裕(花名歪嘴裕)為人兇惡頑梗貪婪向四人開價索取港幣二萬元作為贖金。他認為這三位牧師有許多白人朋友,他們很有 錢,一定可以付出此巨款。當時港粵兩地宣道差會、播道差會及華人教會均不願付出如此龐大數目的金錢。事情無法解決。各教會唯一能做到的只是為他們四位代 禱,求神施恩拯救,並同時發信各地教會特別是番禺縣各鄉教會請代禱。經過四個多月,仍然毫無進展的僵局。

 


翌年(一九二六年)在番禺縣的新造禮拜堂(該堂於一九一九年三月廿五日新堂開幕禮,見圖一)的新年主日崇拜中,堂主任余端林(後在一九三九年四月廿三日與鄭德音傳道、謝國恩傳道一同在廣州市河南中國播道會小港堂被按立為牧師,見附圖二及附記二)特別向會眾報告此事件。並請代 禱。當時在座會眾中有一中年人,名叫崔才(番禺圓崗人),他不是基督徒, 更不是會友,只不過適逢新年而隨別人進入教堂聽道。他聽完余主任報告,散會後,他對余主任說,用不著祈禱,我只要寫一封信給賊首張裕,他便會釋放他們。果 然賊首張裕看到崔才的信就立即通知部下放人並贈四人衣服,因為他們的衣服已穿了五個月(有另一傳說,張裕放人前要他們四人補回被囚一百五十六日的伙食費港 幣一千二百元。)為甚麼張裕看了崔才的信後立即放人呢?似乎很難理解。其實很簡單,中國黑社會頭子都很講義氣,一諾千金。原來張裕初為賊時犯了重罪,被官 兵追捕,性命難保,幸得崔才出面救他一命。故張裕事後曾對崔才說:「將來你有任何事情需要我辦我一定照辦。」就憑多年前張裕這一句話,解決了整個問題。這 是神藉著一個非基督徒完成一件基督徒無法解決的大事。釋放前,張裕對他們四人說:「你們得釋放是因崔才的緣故。」

 


閒話休提,書歸正傳。經過一年多的研討、思考,分別與市內各宗派及堂會磋商及如何聘請籌備委員,終於在一九二七年初組成廣州市第一屆培靈研經大會的委員會(註:「培靈」一詞由趙柳塘牧師提出,委員會接納),他們是:翟輔民牧師(美籍),梁貴民牧師(美籍)、趙柳塘牧師、林保羅牧師、鄭德音牧師、陸鏡輝醫生、吳子坤牧師、劉心慈校長(真光小學)、黃原素牧師、羅嘯川牧師等十一位。是年夏天的第一 屆培靈會定借用增沙循道會禮拜堂舉行(該堂曾改建三次,最後一次在一九二六年,由張楚賢牧師主理)。最初只祈望有三四十人參加日間的研經會,想不到第二天 日間和晚上的聚會全堂爆滿,所以臨時改借萬福路聖公會救主堂舉行(救主堂新堂剛在一九二二年一月十一日落成開幕,由莫壽增牧師主持,莫牧師後被聖公會華南 教區按立為第一位華人主教)。該堂可容納四百人以上聚會。


此後十年,每年定於暑期七月份商借市內各大禮拜舉行為期十天的大會。大會每日早午晚三堂聚會。早午兩堂是借用萬福路聖公會 救主堂,晚堂則借用長堤仁濟街中華基督教會仁濟堂舉行,直至一九三四年播道會小港堂建成後才集中在該堂舉行。大會一切開支均由信徒自由奉獻。每年結算均有 盈餘。期間曾擔任培靈講員及主領研經的牧師計有:黃原素、程文熙、賈玉銘、陳崇桂、王載、王明道、趙柳塘、周志禹、趙世光、劉福群、古約翰、祈理平、安汝 慈、高醫生、成寄歸、嚴雅各、戴仁義、石堅定、戴維思、林保羅、姚力信、翟輔民、繆紹訓、李既岸、李啟榮、伍恩蘭、羅聖愛及何守瑛等。

 


一九三五年一月,宋尚節博士應幾位女信徒的邀請,由上海南下到廣州主領聚會,原定在中華基督教會惠愛堂舉行,但由於該堂主任牧師招觀海博士與宋博士在信仰和釋經方面意見分岐,故一週後,堅持不再借堂。故此從一月十四日起改在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小港堂舉行(查小港堂於一九三二年 八月廿七日動土,同年十一月廿六日奠基,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廿五日落成啟用開幕,該堂約有八百個座位,見圖三)。此後每晚均滿座,特別是週未聚會,前後空地 及左旁之主日學課室也坐滿了信徒,靠播音器聆聽博士講道。據說聚會最後一個星期六晚上參加人數達一千九百多人,歷晚赴會信眾請求為按手治病的有七百八十三 人。編者當時雖然只有十歲並不懂事,但每晚均隨長輩前往參加,因家中各人均空屋赴會(註:此次雖非每年一次的七月例行的培靈研經大會,但其成效影響之深, 遠遠超過歷屆大會)。


聚會結束前,鄺磐石醫生(東山百子路磐石醫院的創辦人兼院長,有八十張病床)建議興建一座可容五千人的會所,以便將來使用。當時即為建會所而舉行奉獻,會眾十分踊躍,有捐金器(戒指、金鍊、金牌、或手鏈)、玉器,或捐美金、港幣。據會後統計,僅此一次奉獻,包括認捐款即得 一萬一千零九十四元。

 


會後即徵得下列十三位熱心人士為籌建委員會委員:關相和醫生、梅恩憐醫生、鄭德音牧師、羅嘯川牧師、羅德謙牧師、關恩佐先生(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六年任培英中學校長)、潘榮明先生、李德如女士、溫季貞女士、林翰芬女士、李麗潔女士、楊若蓮女士、羅道生先生。


同時決定將來建成的會所稱為「培靈佈道所」。至於地點問題,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願將小港堂背後空地面積約四百井捐出,並交由建築師設計一座一百九十六英呎乘八十八英呎擁有四千五百個座位的會所。初步估計全部建築費約四至五萬元。


一九三六年即開始鋤地掘泥填塘等工作,可惜七七事變(一九三七年)爆發,一切停頓,此計劃成為紙上談兵,成為未成之功的歷史。一九三七年廣州培靈研經大會結束,此後全力擴展香港培靈研經會的聖工。

 


附記:


一) 最近筆者在搬家時,尋回多年前在香港探訪鄭德音牧師時蒙他送給我的一張極有歷史價值的小相片,是抗日戰爭勝利後廣州市基督教會在一九四六年再次復辦培靈研經會的籌備委員共十人的合照,相片的背後似乎還有鄭牧師親自用毛筆清楚寫著每個委員的姓名:後排由右至左是羅嘯川、梁柱天、梁貴民、伊履新、謝德恩。前排 由右至左是陸鏡輝、戚慶才、彭勵生、宋彼得、鄭德音。名單左旁寫著一九四六年廣州培靈研經會同工(見圖四)。


二) 一九三九年四月廿三日在廣州市河南小港路播道會小港堂內舉行按立鄭德音(左前穿白長衫)、謝國恩(右前穿灰色長衫)及余端林三人為牧師。主持按立禮應為四 位牧師(後排左至右):羅嘯川牧師、梁貴民牧師及李啟榮牧師。第四位該是聖公會的慕容賢牧師(於一九四九年被按立為華南教區第一位華人主教的慕容牧師因有 要事於禮成後即行離去,故未有留影)。至於余端林為何未在相片中,筆者曾為此事親自向鄭德音牧師查問後得知,余端林可能於禮成後忙於應酬親友而未及留影。

 

原文鏈接:http://www.hkbibleconference.org/en/component/content/article/95-about-hkbc/share-articles/247-.html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查看全部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