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基督教公民記者聯盟起動
+ 關注
2019-11-19 - 425觀看次數
回應

資訊科技的發展讓任何人也可以隨時在網上發佈即時資訊,成了「人人是記者」的年代。在社會運動發生期間,我們更真實見證公民記者的力量——除了傳統媒體以外,我們都會從不同的網媒及公民記者群組中獲取資訊,從更多角度了解一件事情。當中,真相及公義如何呈現?在這網絡世代中,基督徒如果成為公民記者,會帶著怎樣的使命、能怎樣見證真理?日前一個相關的交流分享會中,三個教內新成立的公民記者組織與我們一同探討這個課題。

春麗╱耶青台
天時地利組成基督徒公民記者聯盟

「耶青台」是由資深傳媒人春麗與數十個對媒體事奉有熱誠的年輕人組成的平台,今年一月才設立Facebook專頁,至六月反修例運動前只有約一千六百人讚好專頁,但反修例運動一百日後,專頁多了一萬多人讚好,平均每天多了約一百人。

耶青台台長春麗曾在坊間及教內傳媒機構工作多年,最近十年成為獨立媒體製作人。他深深體會媒體機構受制甚大,例如要看奉獻,這與媒體作為第四權獨立監察的本質有所衝突。約十年前,他發現媒體因應網絡時代,正有著重大的轉變,於是著力研究媒體與網絡的結合。他指出,今次社會運動正反映網絡時代的幾個重要精神:bewater、無大台、齊上齊落、不割蓆不篤灰。

春麗這些年來反覆思考:在新媒體的年代中,基督教媒體的方向應是如何?他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如傳統媒體機構般招聘人手,於是便嘗試靠著這異象,不用分毫來動員一班對媒體有熱誠的年輕人。結果,他們組成了耶青台。

春麗笑言相比走在前線的白夜媒體,耶青台的眾人只是鍵盤戰士。不過,他們在七二一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翌日,在全城恐慌之際到了元朗做直播,成了七二二當天唯一一個在元朗做直播的媒體,該直播片段共十幾萬人觀看。此外,他們一篇有關一個天主教神父收留示威者後被騷擾的回應帖文,亦有四千九百多次分享。這些帖文,都令他們在該月有百萬人次分享他們的資訊內容。

他深感社會快速轉變,若基督教媒體繼續現時模式,已難生存。於是,他決定起動一個基督徒公民記者聯盟,由四個各有所長的組織(耶青台、白夜媒體、Watchmen、《時代論壇》)組成,希望可以一起貢獻所長,在這特別的時代中結集一班為基督信仰作見證的基督徒公民記者。「神放了我們在一個很關鍵的時間。」他形容這時候組成聯盟是天時、地利、人和,呼籲在場人士可按自己能力參與和支持。未來,聯盟亦計劃舉辦一些相關的訓練和成立團契。

耶青台早前一則帖文,是一天主教神父對有人斥責開放教會的回應,吸引多達逾四千次分享。

楊軍╱白夜媒體
呈現真相的使命

白夜媒體創辦人之一楊軍牧師則分享自己成為攝影記者及籌組白夜媒體的經歷。他牧會至今二十多年,二○○八年時重拾相機拍攝。他喜歡街拍(street photography),後來更嘗試訪問一些攝影師寫部落格(blog),投稿至當時的《評台》及《主場新聞》,其後更成為「主場新聞」博客。他自言原本少關注社會的事,是攝影將他帶到社區當中,從菜園村事件起,他開始走進不同社會事件的前線。他發現,前線和媒體上播放的片段是兩個世界,他希望了解真相,並將真相帶給別人。其後,他加入不同的本地及國際通訊社,可是,他發現作品仍然很少機會發表。

在雨傘運動期間,楊軍拍了大量的前線相片。還記得九二八當天,催淚彈剛發出後,大家都是向外走,他和有線新聞的記者卻一起衝入現場。雖然首次「食彈」感到辛苦,但一份將真相呈現的使命令他不斷拍下現場照片。有了這樣的經歷後,他更感到主流傳媒所呈現的非常有限。其後,楊軍成為了《時代論壇》特約攝影師,他更發現香港教會的圖片記錄非常少,於是又有一個使命,希望可以為基督教建立影像資料庫。

他坦言,在傘運後與港人一樣都經歷無力的時期,直至六一二局勢改變後,他再次看到可以做的事。在六月九日百萬人遊行當日,《時代論壇》組成了採訪當日遊行的記者群組,包括多位攝影義工。當天的採訪中,他感受到隊工合作的力量,其後在群組提議大家一起做夢,籌組一個基督徒攝影師和公民記者的平台,希望多做即時資訊和發佈他們在前線拍攝的相片。於是,當中三位成為了白夜媒體的聯合創辦人。至聚會當日,他們已組成了約十人的團隊,成員來自不同行業,自八月中成立至十月中兩個月內,Facebook專頁已有二千五百人讚好,最多人看的一段影片更有四十五萬的觸及率。

楊軍指,他們很強調公民記者的概念,希望沒有經濟包袱、能自由地表達,並能報道真實的事。他表示團隊裡每人都有自己的正職,維持是十分困難,所作的也有限,但會堅持下去,也呼籲更多有心人加入,特別是擅長寫作的人。他表示,在今次逆權運動中,有基督徒走得很前,但基督徒媒體一直比較被動,只是剛開始有人走上前線,希望未來有更多人投身其中。

他又表示,很多人因社會狀態而感到無力,但如有份參與公民記者工作,感覺會很不一樣,又笑言有機會表達可令內心平衡一點。此外,他又認為公民記者在採訪過程中,會令自己對事情增加了解、觀察,也可學習聆聽他人。

他強調,媒體的第四權若不能落實,社會將會淪陷,其監察和制衡的角色對於整個社會十分重要,有更多角度的照片和影片,才能將真相還原。 

白夜媒體的記者經常走在前線,為讀者拍攝衝突現場實況。

詹前穎/Watchmen
看著神聖潔的白來行事

曾在無綫新聞工作七年的詹前穎,現已成為一個獨立媒體Watchmen的創辦人。在交流會上,她分享從前工作的種種經歷,以及比較傳統媒體及獨立網絡媒體的不同。

她表示在無綫工作希望報道真相,總會遇上不同挑戰,要不斷努力找出角度和證據說服高層,以致讓新聞可以順利播放。前線採訪時可能又會遇上受訪者對公司的不信任,需要說服他們受訪。

詹前穎列舉過去對新聞媒體的觀察,包括以往傳統的「大台」都是要看收視率決定成績,並且是定時定候、有人剪輯和主導著所發佈的新聞資訊,而且聲稱是客觀,也要從不同的可靠來源驗證,記者要說服編輯和高層將消息「出街」。

詹前穎形容,今年的社會運動直接令香港進入另一個媒體時代:直播時代。直播時代的媒體特色是,不看收視率、可在任何時候發放消息、沒有剪輯、不知誰經手、靠記者現場判斷,大家從多角度砌成真相。

在這個直播時代,詹前穎反思傳統媒體的訓練的作用為何。她認為大台運作的好處是,「炒車」(編按:資料錯誤但已播出)的機會微。相比過去百多天,網絡上充滿著未經證實的消息和謠言,我們都被這些資訊污染,風向「奇怪」,也令我們不能抽離。此外,現時的公民記者群體,亦往往需要估計觀眾的口味而投其所好。

詹前穎表示,七二一事件令香港媒體直接進入直播時代。當晚,所有電視台都來不及派人到元朗,唯獨《立場新聞》在場進行直播——比無綫早了兩小時、比Now新聞早了一小時。結果只有《立場新聞》拍到發生的事,記者也直接拍下了自己被打的一幕。詹前穎直言,這是大台的新聞片段不可能拍到和播出的片段。她認為,當晚這段直播改變了港人看新聞的心態,因為看電視也沒有這片段,只能上《立場新聞》才看到。其後,大家才會選擇看《蘋果》,之後才會去看Now。

近期一個十大最受歡迎的記者排行榜中,詹前穎發現有八位都是曾在大家不喜歡的「CCTVB」(編按:網民對無綫電視的謔稱,指其新聞被「河蟹」如中央電視台一樣)工作的,只有兩位是出自《立場》。因此,這些記者的「內功」,很多都是從傳統電視媒體培育出來。

真相的距離仍然很遠

不過,詹前穎也嘗試指出直播時代帶給我們的盲點,就是會以為自己與真相很接近、大家以為直播就是真相。她近來與在《立場》工作的朋友討論時,朋友指其實直播會讓人更情緒化,資訊也更碎片化,都不會幫助尋得真相。

她坦言,記者在這位置上也難以做些甚麼。以往,記者可以致電給警察確認相關事件,警察會提供相關資訊,現時雙方關係已破裂,甚至警察說甚麼大家也不相信。「但我們是否因為這樣、因為走得前就要保護示威者而不拍攝其容貌?這就算是盡了記者的責任、是否就算為公義?」

她提醒,進行直播的記者要選擇拍些甚麼、要保護示威者身份到甚麼程度,都是值得反思的事。她表示,從「七警案」開始,法庭確立了警方可廿四小時錄影各媒體的直播片段,直接作為呈堂證供。因此,大家可思考直播對示威者是有利還是無利。不過,如果做新聞時總以會否令人成功被控告而作拍攝的考量,她坦言其實是不適合做記者。「因為做記者不是一個幫勇武的工具。……不能說因為他是勇武、我支持民主,就不去影他的樣子。」

過往一百多日中,詹前穎認為只有一段《紐約時報》的影片算為中立,在十月一日中五生被警方近距離射擊後,該影片用媒體分析方法認真找出發生何事,整理事件的前因後果。「我看了很多相關報道,沒有一間公司願意這樣做(詳細整理和找出當日發生何事)。為甚麼?因為大家都有自己的agenda、想法,已經分了顏色。甚至中間的綠色,也沒有人去嘗試用影像去分析發生何事。」有人質疑城大編委會發放片段出來,便合法化了警察射擊示威者,也有人說片段令學生被控暴動和襲警罪。其實我們也要反思我們Facebook上面的媒體,是否都已經選了顏色。她指出,Facebook只會讓大家看喜歡看的,「最後大家會變得怎樣?最後我們會否變成了另類的『腦殘』?」她請大家要多看不同媒體作比較,才更有可能知道整件事是如何。

在這樣的生態下,基督徒媒體工作者應該怎樣做?詹前穎提醒,我們應該看著神那種聖潔的白色來行事,因為唯有神才是真理,我們現在看的都只是不同程度的灰色。大家應盡量捕捉更多事實,但不應被立場影響,須提醒自己,我們都是身處灰色的世界,明白看到的只是真相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

香港現在處於低谷時期,未來將會更加黑暗,詹前穎認為大家不應只接收「黃」或「藍」的資訊,而應盡量看不同的左中右角度。她介紹大家看Timothy Snyder《暴政》一書,思考暴政下公民需要有的心理質素、如何尋找真相等課題。

她亦提醒大家要記得讓神帶領,也要為神做好準備,因為黑暗時代,耶穌隨時會回來。「我們的鏡頭拍到的,要知道神有工作在其中。也要明白自己的鏡頭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只是神的大圖畫中的其中一小部份。」

任志強╱時代論壇
無大台是美麗的事

《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博士回應時表示,每個媒體成立時都總有良好的初心,勉勵眾人需要努力保持。對於媒體「中立」或「偏頗」的評論,任志強引用一位研究電視新聞的學者指出,媒體本身就是有立場、是「偏頗」的,如果以為媒體是「沒有立場」,只是騙人;重要的是,要告訴大家其立場是甚麼。

社會急速轉變,很多信徒或許認為教會仍然沒有改變、甚至「離地」。但任志強認為,或許教會的建制部份沒大改變,但邊沿部份已發生很多變動。

他亦分享了兩個創世記裡有關高牆與大台的故事來勉勵眾人。在世上第一宗兇殺案發生後,兇手該隱建了一座城,即建造高牆保護自己,但箴言十八章10-11節指出,有錢的人以為自己掌握經濟命脈、建高牆保護自己就能控制一切,但唯有上帝才是真正能保護人的高牆。此外,巴別塔的故事則是指上帝是一個「拆大台」的上帝。同樣,當人以為自己可以做到所有事,包括統一力量,上帝卻不要人類世界中只有一把統一的聲音、一個大台,而是容許不同看法、不同立場,但仍能共存。

他總結指,現在已是離開大台的時代,不同人連結成不同的網絡,是美麗的事。科技發展讓我們做到這事,他呼籲大家把握這個前所未有的機會,擁抱這個可能性。

「基督徒公民記者召集分享交流會」由耶青台、白夜媒體、Watchmen、《時代論壇》於十月十五日晚上假基督教會活石堂(九龍堂)合辦,約有六十人出席。
基督徒公民記者聯盟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CCJHK/

(攝影:鄭樂天/白夜媒體)


文章轉載於『時代論壇』,原文鏈接:

https://www.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0247&Pid=103&Version=0&Cid=2018&Charset=big5_hkscs

關注我們:時代論壇eLand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查看全部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