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從犯事少年到首位印裔社工 Jeffrey Andrews
+ 關注
2016-01-18 - 951觀看次數
回應

從犯事少年到首位印裔社工 Jeffrey Andrews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現職社工。但,我有着與本地人不同的膚色……」

 

香港,是一個融合各種文化色彩的繽紛都市,而身在都市中有這樣的一班人,他們是少數族裔,有着與本地人不一樣的膚色與文化,但他們常被香港所遺忘,大家對他們又有多少了解?

 

雖說香港地方狹小,但文化的交流、融合、消息互傳的速度卻又快又廣,對於少數族裔的文化和背景各有所云,孰是孰非,又有多少人會去求證?如今,有一位帶着三重身份的人,向大家說出他的心聲。

 

他的身分是香港人,也是少數族裔,更是香港首位印裔註冊社工。操着流利廣東話的他開心地介紹道:「你好,我叫Jeffrey Andrews(Jeff)。」

 

家裏三代都是基督徒的Jeff,出生、生活、學習都在香港,這30年間,香港對他而言,不但是一座城市,更是他的家鄉。對香港的歸屬感,他不比其他人少,但他也有着對少數族裔的一份承擔。他堅定地說:「我希望可以為一群少數族裔發聲,在社會中也能受到公平的對待,也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香港難民的問題。」

 

在這個滿有抱負的陽光男孩身上,你無法知道,原來他曾飽受歧視、冷言冷語、唾棄,甚至不公平的對待……

 

與眾不同的外表

 

從爺爺到Jeff這一代,已是第三代在港的印裔港人。在他童年,曾因一件事而令他生活開始出現變化。他憶述道:「我的童年整體上是開心的,但當我六七歲在球場踢足球時,我意識到自己與其他的小朋友不同,於是開始思想關於自己的問題。」這些問題令Jeff一直渴望知道答案,於是不斷地問家人:「我的膚色為何與人不一樣?外表、外貌也與別的小孩不同。」這些問題緣於在球場上沒有小朋友願意跟他玩和接納他而開始。

 

直到上學後,Jeff感到自己被人區分時,開始感到有挫折感:「我當時想,為何我們要與本地的學生分開讀書?雖然當時對學校的安排無法理解,但又為何學校沒有教我們中文?我覺得我們是被人遺棄、無人理會的一班。」

 

由於是少數族裔,小學就讀於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小學的Jeff,直到中學才無奈接受自己獨特的身分。他惋惜道:「當我升讀中學時,我知道沒法選擇自己的身分,只好接受。」雖然有機會讀中學,但Jeff表示:「在學校的學習環境中,能夠讀到中三已經是很不錯的事,如能讀到中五甚至考上中六,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因為學校對少數族裔的教學制度,除沒有教中文外,身邊的朋友又一個接一個被踢出校、吸毒、打架等,身邊的人和事都令到Jeff處於迷惘的狀態,對於未來更是無法想像。

 

迷惘 誤入歧途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於2005年發表的《香港種族歧視研究》,有三分之二的少數族裔人士都認為受到種族歧視。

 

當時只有十多歲的Jeff,在經歷完會考後,成績不但不理想,更因不懂中文字而令他在工作上沒太多選擇,處於對未來迷惘的他責備政府、學校對自身的歧視,沒有給予適當的教育。當時,迷惘的Jeff更跌入人生的低潮期:「有兩年時間我跟中學被踢出校的朋友混。那時我很少回家,也不會回教會。我的反叛令家人很失望,他們雖然會找各種方法幫助我,牧師也會邀我去食飯,但我都一一拒絕。」

 

不少的年輕人都會因為迷失而做錯事,Jeff也一樣 :「當時我跟着『大哥』去打架、以中間人身分收保護費等。」少年的Jeff從來沒有想過未來的日子,直至有一日終於出事。「我因為搶電話和打架而被警察扣押。我打電話給身邊所有的朋友、兄弟來保釋我,但他們都以百般借口拒絕我。但我不敢打電話給家人,因為我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做錯了。那一刻我真是感到很失望、很無助,覺得自己無得救了。」

 

身邊如有人願意出手幫助一把,將迷失的人帶回正路,助他一把找到出路的方向,或許那人的一生就可以重新起步。而在Jeff身邊,正正出現了這樣的一位幫助者。「那晚凌晨四時多,一直跟進自己的社工──融樂會前總幹事王惠芬(Fermi)前來保釋我。她帶我回家,但我很怕面對家人。」但回到家後,家人的反應卻令Jeff深知做錯。

 

浪子回頭 神給予機會

 

「當下回到家,我寧願他們痛打我一身,也不要以沉默對待。但令我驚訝的是,家人見到我的即時反應是──哭,我父母哭,我妹妹也哭。我看到這畫面,我知道所做的不但令他們失望,也令他們傷心。當下,我終於清醒了。」他們的眼淚劃過的不是他們的面頰,而是Jeff的內心。

 

「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加福音》15章24節)

 

從被捕到上法庭聽判決之間的兩個月,Jeff身邊的牧師、社工、家人都幫他求情:「上庭前一晚我沒有睡覺,我知道少數族裔犯事很少可以被判無罪。但後來法官見到我有一堆推薦信,他告誡並給予我一個機會:『一年內不可再行差踏錯。』當時我真是很感恩,我知道如果沒有上帝的幫助,也沒有人肯給我機會。」

 

未成為社工前的Jeff一直都是受人幫助,直至在2009年失去一份穩定的工作後,才意識到自己能力不足:「我當時沮喪得很,沒有後路,也沒前途,經驗不多又不會中文,根本沒有人願意僱用我,於是社工建議我去讀社工課程。」當時Jeff在母親的介紹下,在服務弱勢、被邊緣化、流離失所及被遺棄社群的基督教勵行會工作,也在社工鼓勵下報讀社工課程。

 

重新投入課堂的他,有如此深刻的感受:「我第一次與本地人一起讀書,過往從沒有嘗試過,感覺很有趣。因為社會的教育制度令我們有許多誤解,也被認為與社會不夠互動。那次我在學校沒有被人歧視,也讀得很愉快,但可惜的是在少數族裔的中小學中,仍有很多令人誤解的信息和歧視。」看到這些問題的Jeff開始知道神給他所經歷的是要他去明白和體會,對於少數族裔和難民,令他自覺有份責任去幫助他們。

 

在《聖經》中有浪子回頭的事跡,而在上帝眼中,Jeff就是那走失的浪子,當他回到神身邊時,上帝給他的是一次重生的機會。Jeff回望過去,感恩生命中有上帝的保守、帶領,以及母親不離不棄地祈禱。

 

祈禱在母親 動工在於神

 

一直為Jeff祈禱的是他的母親,Jeff媽媽在去年病逝,沒有看到他成為社工。Jeff說:「媽咪是一個只要別人有困難,就一定盡力去幫的人。在我墮落的兩年間,我與家人關係很差,但母親沒有放棄為我祈禱。」他續道:「媽咪有一本祈禱本子,會一邊寫、一邊祈禱。她信仰堅定,是一個很有信心的基督徒。在我做錯事的兩年間,我知道她日夜都為我祈禱,而神也一直在保守着我。在我走錯路時,祂也沒有離棄我。」

 

Jeff憶起與媽媽的關係時,他感嘆道:「以前我從未令她驕傲過。」但當他走回正路,他帶領足球隊、報佳音、工作幫助人,他知道這樣做會令母親開心,最重要的是她能為自己驕傲。他堅定地說:「我立志延續母親的遺願,繼續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 23章4節)

 

《詩篇》是Jeff喜歡的一卷書,因為經歷而令Jeff知道身邊有他愛的人,也有愛他的人。當他有能力時,他會透過神的愛幫助更多的人。

 

(節錄自《天使心》2015年11月號萬人見證錄「 從犯事少年到首位印裔社工 Jeffrey Andrews」 )

Re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A4%A9%E4%BD%BF%E5%BF%83%E6%9C%88%E5%88%8A/%E5%BE%9E%E7%8A%AF%E4%BA%8B%E5%B0%91%E5%B9%B4%E5%88%B0%E9%A6%96%E4%BD%8D%E5%8D%B0%E8%A3%94%E7%A4%BE%E5%B7%A5-jeffrey-andrews/1077512665601430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查看全部
熱門文章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