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第三篇:彎彎的背影
+ 關注
2021-04-16 - 251觀看次數
回應

摘錄自散文集《別時容易見時難》

第三篇:彎彎的背影

我捂著嘴,躲在樓梯的轉角,祖母的聲音又冒起,說著同樣的話:“杏仁糊有營養又潤燥,快來吃啊!”

從少我便不喜愛甜食,可能是常被迫吃杏仁糊的原故。每到秋涼,祖母便喜歡在她石磨上磨呀磨,把磨成的杏仁漿製成杏仁糊給我吃,而我見到那白色像漿糊的東西便想跑了,但祖母俯身磨杏仁時彎曲的背影,卻深深印在我的心中。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事物的看法漸漸有所改變。從小時候抗拒吃杏仁糊,到成年後自己特意買來吃,家人朋友都感到驚訝。別人看來,似是一種突破,其實是他們沒有看到我慢慢轉變的過程。

人年紀越大,越要注意身體健康,回顧兒時的一切,也特別珍惜。我每次吃到街上的杏仁糊,總覺得不及祖母煮的香甜好吃,更懷念她對我照顧及疼愛的情意。後來我愛上了研究食物對人體的影響,瞭解到杏仁的好處。它不衹是一種甜品,還是養顏及對嗓子有益處的。一年四季我都會吃著它,總會憶念過往的秋季,祖母追著迫我吃杏仁糊的時光。

童年有一段日子,我們住在一條近海的小村。夏日炎炎,在附近的游泳場暢泳回家,祖母必端一碗甜甜的紅豆粥給我吃,而且是剛煑好的。我開心的吃到滿頭大汗,燙在嘴裡,卻甜在心中。我十分喜愛吃魚,家裡附近有個海灘,常見到一個農婦在那裡兜售梭籮魚,既新鮮又便宜。祖母把魚煑成不同的菜式:煎魚餅、釀豆卜、炒菜,還有我最愛喝的鮮魚湯、魚汁泡飯,每天都把我餵得飽飽的。又因我喜歡享受魚頭魚骨的滋味,家人都叫我 “貓咪”。

那時候的白菜也很便宜,祖母愛買一大堆的白菜,放在天台上曬乾,我總愛幫忙。白菜乾透了變成菜乾,我就興高采烈的與她一起共享收成的樂趣。她煲的豬骨菜乾湯,我們一家都喝得津津有味呢!

夕陽斜照的黃昏,我愛站在露台上,幻想自己是指揮家,拿著一支筷子,在空中飛舞,直到祖母叫我回屋內吃晚飯,舉頭才發覺滿天的彩霞不見了。

祖母總叫我珍惜夏日的美好,說秋天很快又會到來。火熱的夏日一過,祖母便開始打毛線編織衣物給我了。每年都不同,有時候是毛衣,有時候是毛背心或圍巾。她每年都跟我重複說著一樣的話:“秋天過後便是嚴寒的冬天,現在開始打毛線,到了冬天便剛可給你補暖了。”

那一年秋天,發生的一件事,把我與祖母的感情連結得更深了。我們住在一樓,廚房外面是一個露天的地方。一天我在夢中被一種微小的聲音驚醒了。“救命啊!救命啊!”,那是祖母的聲音,我立刻跑去看過究竟。一個陌生男人捉著祖母的手,我看到她慘白的臉上驚惶的瞳孔正在擴張,她滿手都是血,正在反抗要掙脫他。“什麼事?你想怎樣?” 我大聲叫起來。“我只想經這裏走到外面,但她卻拼命的叫喊。” 他手上拿著的刀子,在晨曦裏閃動著白光,我不假思索的說:“那你走吧,千萬別傷害她。” 我邊說邊把通往外面的一肩門打開,他消失後,我隨即撥打 999 報警。

救傷車很快來到,把祖母送到醫院。天開始亮了,探員來我家錄取口供,並告訴我賊人是在二樓入屋偷竊後,沿著水渠爬到地下準備逃走的,警方已在我家附近捉到他了。翌日我看到報章報導了新聞,標題寫上:“孫女機警制賊,智勇救祖母。” 愛裏沒有懼怕,在祖母與賊人糾纏的一刹那,我心裏只想到她的安危,不顧一切的保護她,是我當時唯一要做的事。

祖母是祖父年青時娶的妾侍,但我從來沒有見過祖父及大祖母。帶大我的祖母,我們都叫她二嬤。二嬤很早便守寡了,她不大愛說話,性格有點兒憂鬱。二嬤沒受過教育,不懂得什麼人生哲學,更不曉得表達心事,但成長中,我在她身上卻感受到春去秋來的無奈,還有她對我的愛。

一個小女孩,對秋天是沒有感應的。除了杏仁糊外,當我覺得臉部有點繃緊、媽媽叫我加衣,又把一層又一層的雪花膏塗在我臉上時,我才意識到秋天已來了。學校趁著秋高氣爽,帶我們遠足旅行,我總是興奮地期待著。但童年秋天給我的印像卻是飄渺灰暗的。

到了我移居北美,才發現秋天綻放的美態及季節帶來的不同的面貌,而我們也因著它,得到很多生命的啟發與觸動。

秋天是夏與冬之間的一個轉變過程。週圍的翠綠,在我們不經意中,會隨著盛夏的過去、秋冬的到來,變色或褪色。 變色不等於它的消逝。變色後再生長,再迎接下一個秋天。

那一年,女兒十二時,拿到了獎學金,我準備陪她赴美學大提琴,但心裏最放不下的是二嬤。離港的前幾個月,二嬷病重,不肯進食與喝水,進進出出醫院之後,最後被安排到一間療養院。每天下班後,我便趕到那裏去探望,看著祖母垂危受苦,心中充滿焦慮與悲傷,不忍遠離香港丟下她。她的病房,躺滿了各種的病人,年青的、年老的、不同階層的。不久,我發覺,二嬷附近的病人,一個一個無聲地消失,然後病床換上了新面孔。當別人告訴我,那間療養院,是不能醫治的病人最後的歸宿,我的心,充斥的盡是人生的無奈及生命的悲涼。

有一天,我買了二嬷愛吃的腸粉,希望能哄她吃上兩口。旁邊病床的一個病人,空洞的眼神,征征的望著我,要求我也買給她吃。我答應了,可惜翌日我沒有機會買,但心裏仍掛念這件事。過了兩天,帶著腸粉去到療養院,我加快了腳步,期待那病人看到腸粉歡欣的表情,但我見到的,卻是一張空了的床。窗外,秋葉一片迷茫。

一個晚上,媽媽接到療養院的電話,希望我們可以去看看二嬷。療養院離我們家頗遠,車子要經過一些滿是墳墓的的山路,那時已是深夜了,雖然我很想去,但媽媽怕我們不安全,說翌日一早才去吧。

晚上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睡,只希望祖母能度過危關。翌日清晨回到學校,準備交代一下便趕去看二嬷。才坐下不久,同事說有電話找我,我緊張的執著電話筒,電話那邊傳來媽媽沙啞的聲音,説二嬷剛走了。放下電話,我強忍著奪眶而出的眼淚,衝到洗手間,伏在那冰冷的牆上,放聲痛哭。

那是一個不能忘記的秋天。秋天的變色,是大自然的一個循環,是個不可避免的歷程,色彩的變化反映了人生,無論我們身處的世界是什麼顏色,只要心中擁有的是一片絢麗,我們仍可創造及期待另一個明天。

秋天可以是顏色豐富的,也可以是淡素的。但它並不孤單、也不一定令人傷感。秋的蛻變,給予我們心靈積極的信息,只是落葉的秋,常令我想起了二嬷。二嬷從小把我帶大;杏仁糊與我一起成長。每次吃到它,碗中飄起的杏仁香氣,把我帶回兒時與祖母一起的記憶,朦朧的陳年影像,總是揮之不去!

您的手
穿梭在絨線裡
讓暖意
在我體內延蔓

彎彎的背影
隨著古老石器旋轉
杏香
抹去季節的荒涼

细雪下
葉脈幻化
搖晃著流光瞬息
水月迷茫

   訂閱鏈結: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741


作者:Pansy 黎錦兒簡介

黎錦兒為資深音樂教育家。為支持女兒音樂夢想的追求,她曾移居美國波士頓。多年的異鄉生活體驗,讓她吸取了不少寶貴的人生經驗及寫作題材。

回港後,她再度投入教育工作,包括指揮、教授聲樂及伴奏等。她在香港國際學校 (HKIS) 教授中國文化及語文,並負責音樂及表演藝術,創作了不少音樂劇,以實現其教育理念。

黎氏追求藝術完美,醉心歌劇,常到各地表演。其願望是繼續發揮音樂才能,在香港及遠誇不同的地方,為貧窮及弱勢社群服務,將愛的信息傳遞給他們。黎氏也是作家,著有散文集《落花無言》及《別時容易見時難》。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推薦文章
查看全部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