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抗癌鬥士】 02 我們一起加油(徐千惠)(普通話)
+ 關注
2022-09-19 - 233觀看次數
回應

【癌症專輯】抗癌鬥士 02

我們一起加油(徐千惠)

(普通話)

這是抗癌鬥士們用生命與血淚寫成的宣言;這是家屬親友們同行死蔭幽谷的心聲;更是戰勝癌魔、超越死亡的永生鎖鑰。 願這套專輯幫助您走過驚惶與無助,一起加入抗癌戰士的行列!

與癌症對抗,不單是身體上的痛苦與部分器官的切除, 更是心靈的煎熬與吞噬。本音頻是多位癌症病人的親口見證,他們從軟弱、無助與哭泣中,變成了抗癌鬥士。更從抗癌的過程中,因著永恒的盼望,超越了死亡的恐懼。


親愛的朋友,《向癌宣戰》是楊淑琴全家人以及多位與癌爭戰的鬥士與家屬們,從得知罹患癌症的震撼、驚慌、痛苦和無助感之後,用生命與血淚,身體與心靈全面動員與癌對抗的真實記錄。

向癌宣戰總共有五個部分,第一部分以及第二部分是楊淑琴全面性的抗癌計劃,第三部分是多位抗癌鬥士的得勝見證,第四部分是家屬照顧病人的經驗心得,第五部分是如何為自己禱告以及有幫助的聖經經文。

但願每位癌友都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與家屬們克服每一個情緒上的低潮,勝過沮喪和害怕,以積極的態度來鍛煉身體與活下去的意誌力,找到超越死亡的盼望,一起與癌爭戰到底,使擁有的每個日子都是豐富而有意義。

願神賜福你!

《向癌宣戰》,聽見有聲出版社錄製發行。

有聲鏈結(普通話):https://hearandsee.org/radio/sounds/item/c79d0141-1e6b-4778-a090-c51dfdc80635/


徐千惠口述      程嫣整理

大家好,我叫徐千惠。我和所有年輕學生一樣,走過台灣的求學之路,一步一步實現自己的理想。完成成功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學業後,26歲的我在成大醫院研究所工作,想要完成GRE考試,準備出國留學。

但是生命卻和我開了一個大玩笑,一直覺得自己很健康的我生病了,而且是眾人認為的末期絕症——大腸癌第四期。事情很突兀,兩年多前,一次突發性腹痛,我在婦產科門診經超音波診斷出卵巢腫瘤,醫生告知必須住院,並在隔天緊急開刀。

起初以為是一期卵巢癌,但後來發現大腸異常。由於開刀前沒有做任何全身檢查,短期內不可能再進行手術,於是外科醫生從腹部往橫隔膜往下全部劃開。第一次開刀總共切除左邊卵巢、10多公分的大腸和兩塊肝髒,留下約40公分的手術疤痕。

在恢複期間,我得到很好的照顧,每天笑臉迎人,準備幾個月後出國參加國際會議。起初,我的家人委托醫師和所有人隱瞞我的病情,當我得知我罹患的是5年存活率不到10%的第四期腸癌,一大堆的病情統計數字、人的評論,在我腦中盤旋不去。

我開始埋怨上帝:「為甚麼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周遭的親友、老師、教會,讓我重拾信心,於是我可以開始樂觀地過生活,定期做治療,完成8次化療。在化療期間,常常有挫折和信心軟弱的時候,通過自己和大家的禱告,總能夠讓我克服恐懼與擔憂,每一次都能很順利住到病房,白血球達到正常量,並且完成化療。所有副作用在我身上都很輕微。我也會掉發,而且掉了一半以上,但因為掉得很均勻,不需要戴假發,外表也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我是讓人看不出來的癌症病人。

有一次在做化療時,護士小姐突然很緊張地問我:「會不會惡心、嘔吐、食欲不好?」我非常訝異,因為當時的我正在吃早餐,啃著豬腳。我才了解到,原來,我是特別的。化療結束後,不代表我從此就脫離癌症。我必須每天口服化療藥,這算是比較溫和、持續性的化療。

第一年內,我就複發了兩、三次,肝髒不斷長出新的腫瘤,住院經過電燒處理,換了口服化療藥,又造成手腳脫皮、紅腫,疼痛難耐。但神眷顧我和眾人的禱告,讓我身體和心情都得到很快的恢複。有一次,我住院電燒肝髒腫瘤三天就出院了,食欲沒有受到影響,又可以繼續上班。

在我的工作上,也得到滿滿的祝福。生病期間,我協助完成一篇論文的發表,指導老師也連續帶我出國參加國際會議,直到我的病情複發。工作上的成就感和病況的演變,常常讓我思索,甚麼才是應該過的生活?我的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如何過一個不悔的人生?

在疾病的試煉後,我進入了心思的戰場。我發現,最痛苦的事情,不是醫生宣告你得了癌症,而是心靈的痛苦、情感的掙紮。因為那種痛是絕望的,彷佛整顆心被撕裂一般。我向神怒吼:「為甚麼總是我?我的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嗎?為甚麼要將難處放在我生命中?」

透過在上帝面前的禱告和每一滴眼淚,我破碎的心被重組。此刻我發現,我們注重身體的破碎多過於心靈的破碎,其實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的,我必須讓心靈剛強起來,才能有正確的心態面對抗癌之路。

2007年底,我從聖地亞哥開完會回來,時差和心情尚未調整過來,腫瘤又複發了,一回國就住進了醫院,經曆13個小時的大手術,切了18處轉移的腫瘤,而且多了一個人工造口,就是人工肛門。手術後,我的臉長滿了嚴重的面泡,很像毀容,重重的難關將我重重擊到,我不想出門,腦中充滿自卑和負面的思想。

當時,我好像放棄了我自己,在一次教會的跨年禱告會中,我不斷地哭泣,因為臉部的脆弱和潰爛,讓面紙上都是淚水與鮮血,彷佛在告訴我,我沒有哭泣的權利,這讓我哭得更凶了。

經過那一夜,剛好是2008年的第一天,我明白我要做一個選擇,是要哀怨地躲起來,自愛自憐地獨自過這一年,直到治療結束,重新恢複面貌;還是要勇敢地走出來,讓我的2008年成為激勵人的美麗故事。

我選擇後者,並且努力過新的生活,此後無論是外表的美醜,還是人工造口,都不能影響我的生活。在教會中,我主動服事,參加教會舉行的夏令營,渴望成為傳遞祝福的器皿,將我接受到的愛與祝福帶到有需要的地方。

雖然化療常讓我感到虛弱和體力不足,但看到青少年生命的改變,看到他們純真的笑容,我明白這一切都值得的。夏令營最後一天,當他們發現陪著他們跳晨操、爬山戲水的我,竟然是癌末患者,他們臉上充滿了驚訝的表情;我才知道,自己樂觀的生命態度讓他們印象深刻。

2008年尚未結束,我的生命故事依然在寫,剛從營會回來,腫瘤又複發了,我又經曆一次14~15小時的大手術。造口被接回去了,但腸子被切了8段,這次的恢複過程既漫長又吃盡苦頭。但是我仍然覺得,我是一個幸福的人,上帝好愛我。

至今為止,我一共經曆了26次化療,目前還在持續增加當中。過程中,我幾乎很少嘔吐,也都能保有頭發,每次都能順利化療。每當有昂貴的藥物,我常常能遇到大減價;有需要幫助的時候,也總有貴人相助。可以數算的恩典,真的不計其數,很多人說我是VIP病人,看不出是癌末患者,也是最幸運的病人。

不斷經曆病情複發,其實是很矛盾與掙紮的。當我想到要經曆一次又一次的大刀,還是會感到害怕,不願意恐怖的手術不斷重演。我大聲向上帝說:「No,我不要!」又有一個問題在我腦中浮出:如果我每經曆一次大刀,就可以多活一陣子,我願不願意呢?我向上帝說:「我不要,求袮幫助我,能夠好過一些。」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問題,我希望上帝讓我早點回天家嗎?如果假設我每經曆一次大刀,就可以多活半年,並且成為許多人的幫助,我願意嗎?我遲疑了一陣子,真不敢相信,我的心居然動搖了,含淚向上帝點頭說:「我願意!」

2008年初我做了一個決定,無論順境逆境,我都要倚靠上帝,讓上帝成為我最大的力量和幫助。同年年底,我當選台灣癌症基金會的「十大抗癌鬥士」,並且接受總統的頒獎。我感謝上帝,因為我清楚自己的軟弱,我不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去面對疾病的。

如果是我的本相,我會看疾病為無法擊敗的巨人,我就像巨人面前的蚱蜢。但因著有上帝,角色互換了,我成為了巨人,疾病反倒成為輕易可以被踩死的蚱蜢。在上帝面前,我是一個很愛哭、愛耍賴的小孩子;但在人面前,上帝卻讓我成為「抗癌鬥士」,多麼奇妙!

現在的我,還在積極治療中,前一陣子的身體檢查,還能看到癌細胞,但我願意將身體和一切的治療都交給神,讓祂來負責,因為我們的神永不失誤,祂永遠掌權。

親愛的朋友們,無論你處於甚麼樣的困難中,永遠不要失去對上帝的信心和盼望。在此,與大家分享一句給予我很大幫助的話:「不要告訴上帝,你的風浪有多大;要告訴風浪,你的上帝有多大。」

上帝幫助我度過死蔭幽穀,你我並不孤單,一路上耶穌都與我們同行,祂了解我們一切的痛苦。讓我們將一切重擔卸下,交給耶穌,讓祂來幫助我們。我們一起加油!


原文鏈結:https://hearandsee.org/radio/sounds/item/c79d0141-1e6b-4778-a090-c51dfdc80635/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