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luya官方網站
凡物公用
登入 / 註冊
【古今人物】回盪在西敏寺的樂音——女王、聖公會和查理•衞斯理(王星然)2023.06.19
+ 關注
2023-10-14 - 382觀看次數
回應

【古今人物】

回盪在西敏寺的樂音——

女王、聖公會和查理•衞斯理

(王星然)2023.06.19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3.06.19


 

《神聖主愛》

在英女王伊利沙白二世的西敏寺追思禮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一首給會眾誦唱的詩歌《神聖主愛》(Love Divine, All Loves Excelling),歌詞中譯如下(見《生命聖詩》#44):

1. 神聖主愛超乎萬愛,天上喜樂降下來,

懇求屈尊居我心中,你的恩慈臨我眾;

耶穌,你有慈悲憐憫,你有純潔無限愛,

求主救恩惠然來臨,進入戰慄悔改心。

……

4.求主賜我重獲新生,使我純潔無瑕疵,

使我得見宏大救恩,主裡恢復我榮美;

更新變化,榮上加榮,直到天家為我居 ,

站立主前褪去華冠,奇妙愛中永讚頌。

第四節唱到榮歸天家,女王回到了愛她的主的身邊。此時加入了輝煌的號角,彷彿在永世裡瞥見上主永遠的榮耀!

女王躺在棺木裡,褪去了華冠(所有人都看到皇冠留在棺木外),此時此刻,她不再是君王,她是我們的姐妹伊利沙白。

透過這首聖詩,女王的一生好像一台給世人觀看的戲,起始於她的信仰,終結於她的信仰,在生與死之間,什麼才是我們終極的喜樂和盼望?當回到主前,這世上一切的權力和榮耀,再也與之無關。

不得不說,聖公會(英國國教)的禮儀和選曲都很用心,令在場的會眾深思,更透過全球轉播,見證了女王一生的信仰。

而這首《神聖主愛》是英皇室慶典常選唱的聖詩(註1),由查理‧衞斯理(Charles Wesley,1708-1788)所作。查理是聖公會按立的牧師;西敏寺裡大大小小的國家慶典,不斷見證著英國皇室淵遠流長的歷史傳承和聖公會厚重的信仰縱深。

 

來自以撒‧華茲的聖詩傳承

查理‧衞斯理一生至少創作了6500首詩歌(有此一說,他寫了8,989首)(註2),在教會音樂史上,產量第二。產量第一是美國女詩人芬妮‧克羅斯比(Fanny Crosby)的 9000首(參:https://behold.oc.org/?p=58774)。

查理的創作深受英國聖詩之父以撒‧ 華茲(Isaac Watts)的影響,延續了華茲建立的聖詩創作傳統(參:https://behold.oc.org/?p=57904)。他曾說,願意用畢生所有創作,來交換華茲代表作《奇妙十架》(When I Survey the Wonderous Cross)。

華茲晚年成為查理的屬靈導師,也成為他的忘年之交。

查理和他大名鼎鼎的哥哥約翰‧衞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都是今天衞理公會的奠基人物,雖然他(查理)終其一生反對約翰從英國國教分離,另立山頭,但他對於當時風起雲湧的Methodist運動影響至今(註3)。

好友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曾形容查理‧衞斯理最精彩的講道像雷鳴閃電,發人深省,直指人心,他的詩歌,也反應出這樣的特質。據說,在查理長達50年的創作生涯中(活到80歲),每天平均寫作10行詩。

他的詩歌,不僅被整個衞理公會視為珍寶,更是普世教會音樂的重要遺產。讀者也許不清楚約翰‧衞斯理的神學,但一定唱過查理‧衞斯理寫的詩歌。例如,聖誕節期傳唱的《聽啊!天使高聲唱》(Hark the Herold Angel Sing),就是出自他的手筆:

聽啊!天使高聲唱,榮耀歸與新生王。

地上平安人蒙恩,神人和好再相親!

興起!地上大小邦,響應諸天共頌揚。

樂與天使同宣告,基督生於伯利恆。

這首詩歌精彩的音樂部分來自大作曲家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配上和聲及旋律如虎添翼,至今仍傳唱不輟。

另外,大家所熟悉的復活節詩歌《耶穌基督今復生》(Christ the Lord is Risen Today)也是Charles的作品:

1.“基督耶穌今復生,哈利路亞!

天使世人同歡欣,哈利路亞!

高唱歡樂凱旋歌,哈利路亞!

諸天大地同唱和,哈利路亞!”

查理原本替這詩寫了11節的歌詞,完整表達主復活的信息(今天詩本通常只節錄4節)。唱頌這首歌,猶如親臨現場見證基督的復活:歌詞讓會眾強烈感受到,基督的復活不只是一個歷史事件,更是持續不斷改變生命的力量!

 

家學淵源

查理‧衞斯理出身於書香門第,父親撒母耳‧衛斯理(Samuel Wesley)是個詩人,也是聖公會的按立的牧師,生了19孩子,只有10個活到成年,查理排行第18,約翰排行第15。

媽媽蘇珊娜‧衛斯理(Susanna Wesley)是個很了不起的姐妹,她自己精通英文、法文,也懂拉丁文和希臘文。丈夫做牧師,她則是帶領婦女查經,結果她帶的查經班人數比丈夫帶領聚會人數還要多。不知道是否自尊心受傷,撒母耳要她停止查經班,她婉拒丈夫請求,說除非將來丈夫可以坦然無懼站在上帝的審判台前,承擔這一切的後果,否則難以從命。

有一次夫妻倆為了一件小事起爭執,撒母耳竟然扔下師母和孩子不管,負氣離家一年,蘇珊娜只好一肩挑起教養兒女的責任。她非常重視子女的教育,要求孩子從小努力學習。每個孩子5歲就必需學全字母表,英文、法文不必說了,所有孩子還必須學拉丁文和希臘文。

孩子進入學校之前,她每天花6個小時一對一教導孩子,據說週六是她和Charles的時間。

衛斯理家和以撒‧華茲家不一樣,華茲拒絕加入聖公會,是屬於分離主義者,所以劍橋牛津這些一流學府華茲進不去(因為要先簽一份聲明同意英國國教的信仰告白),只能去讀異議份子學院(Dissenting Academy)。而查理和約翰根正苗紅,本來就出生於聖公會世家,品學兼優的兩兄弟先進入威斯敏斯特學校(Westminster School),之後又都進入牛津大學基督學院(Christ College, Oxford)。

 

風雲人物

兄弟倆在牛津也是風雲人物,他們和好朋友懷特腓在學校成立Holy Club一起查經,一起屬靈操練,一起行善,還做監獄事工,他們發展出一套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平素生活恪守清規,每天早起,讀經禱告,有條有理,好像成為基督徒就必須遵循這一套“方法”,所以在學校被人稱為循道宗(Methodists,Methodist Church這個名字起源就是這樣來的)。

畢業後查理被聖公會按立,1735年和哥哥一同被差到新大陸,在喬治亞(Georgia)殖民地去做宣教士,對像是新移民和歸順的印地安人,可是兩個人的宣教事工很不順利。

他們那一套嚴格的基督徒生活操練方法,與殖民地的文化格格不入,再加上疾病,又因感情糾紛捲入官司(約翰和一位姐妹分手鬧得沸沸揚揚,約翰拒絕給那位姐妹領聖餐,被提告)……總之,一年後兩兄弟垂頭喪氣地回到英國。這幾乎引發了他們的信仰危機。

回程查理在海上遇到暴風雨,差點船難;看到船上的摩拉維亞弟兄會的弟兄,唱詩彼此堅固,大有信心,衞斯理兄弟被他們活潑真實的信仰激勵感動。

其實早在宣教時,他們就認識一些摩拉維亞弟兄會的成員。此次返英途中,又結交了一位弟兄會的宣教士Peter Bohler:他教Bohler英文,Bohler則把弟兄會操練屬靈生命的文化及方式教給他,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詩歌及文化。

查理回到英國大病一場。病中,他讀了馬丁·路德的《加拉太書注釋》,大得安慰,也找到了與上帝和好的確據,使他從殖民地的灰心絕望的挫敗中能站起來。

 

《奇異的愛》

查理說,這是他經歷重生的轉捩點。從小到大,他熟讀聖經,進神學院讀到碩士,又做校園事工、監獄福音事工,還飄洋過海到新大陸宣教……但信仰對他而言,只是一個又一個事工,只是頭腦知識,只是一連串的紀律和屬靈操練。

但他經歷了事工的挫敗,病痛的危機,又從莫拉維亞弟兄的身上看到單純的信心和活潑真實的生命,又讀到馬丁·路德《加拉太書注釋》,讓他靈命大得更新。

大病初癒的查理寫下了《奇異的愛(怎能如此)》(And Can it be That I should Gain)做為對這一段經歷的回應,我覺得這是他最好的作品,可以從歌詞裡感受到他對救贖恩典的深刻體會,和當時經歷重生的澎湃情感:

1. 怎能如此,像我這樣罪人,也蒙寶血救贖大恩?
主為我受痛苦鞭傷,也為我死在十架上?
奇異的愛,怎能如此──我主我神為我受死?

2. 何等奇妙!永生主竟受死!有誰能解釋這奧祕?
神聖之愛,廣闊深長,最高天使也難測量,
上主憐憫,超過猜想,世人都當敬拜景仰。

3. 我主離開,天上寶座榮華。無量恩惠白白賜下,
謙卑虛已,顯彰慈愛,流血救贖亞當後代,
恩典憐愛,無邊無涯,罪人像我,竟蒙厚愛。

4. 我靈受困,多年在牢獄中;被罪包圍,黑暗重重;
主眼發出復活榮光,我靈甦醒,滿室光明!
枷鎖脫落,心靈獲釋,我就起來跟隨主行。

5. 不再定罪,心中除盡憂愁;我擁有主並祂所有。
主內生活讓祂居首,穿起義袍聖潔無垢;
坦然無懼到寶座前,藉主救贖,獲得冠冕。

副歌:奇異的愛,怎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1876年,為了紀念衞斯理兄弟對英國教會的貢獻(即使衞理宗從國教分離),西敏寺在詩班席南側的牆上立了大理石記念碑,而查理的詩歌也出現在英國國教的各樣慶典禮儀中。


註:

1.《神聖主愛》(Love Divine, All Loves Excelling )是英國皇室慶典非常喜愛的詩歌: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大婚(2011),查理三世與卡蜜拉的婚禮(2005), Eugenie公主出嫁(2008)都唱過。

 2.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history/people/poets/charles-wesley.html

 3. 這個運動,旨在革新當時死氣沉沉的英國國教,注重活潑的福音佈道,屬靈操練,和積極的宣教運動(特別是向工人,農民等社會底層傳福音),後來脫離英國國教,成為獨立的衞理宗。

本文所有詩歌翻譯皆採用《生命聖詩》版本。


原文網頁鏈結:https://behold.oc.org/59919/

歡迎分享留言,
登入註冊
Copyright 2024© 版權屬哈利路亞國際事工有限公司所有.